您现在的位置:欧美成人电影 > 校庆专题 > 校庆公告 > 正文内容

列车为何没能及时停住?——京广线T179次列车脱轨事件追踪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4-10 浏览次数:

   新华社长沙4月1日电题:列车为何没能及时停住?——京广线T179次列车脱轨事件追踪新华社“新华视点”记者3月30日11时40分许,从济南开往广州的T179次客运列车行经京广线湖南省永兴县路段时,因突发山体滑坡,导致列车撞上塌方体脱轨。 事故造成1死127伤,京广线部分区段一度运行受阻。 根据“新华视点”记者现场调查,事故发生前曾有村民拨打“110”电话报警。

   那么,列车为何仍未能及时停下?该如何避免类似事件发生?“我报警了,但很遗憾没能阻止事故”“车厢突然猛晃,开水器、冰箱、电磁炉成排倒下,我眼前一黑啥也不知道了。 ”T179次客运列车厨师乔伟伟在医院向记者回忆事发情况时,仍心有余悸。 这是3月30日拍摄的T179次客运列车脱轨现场(无人机照片)。

   新华社记者李尕摄乔伟伟说,事发时,他所在的餐车内有两名厨师、一名质检员、一名乘警。 “醒来后,我顺着车厢连接处的大裂缝慢慢爬出车外。 可是,同车厢的乘警不幸遇难了。 ”安徽姑娘孙洒洒一家六口乘坐T179次列车赴广州。

   “出事瞬间,我们车厢里的人和行李挤压成一堆,后来大家用消防锤砸开玻璃窗陆续往外爬。

   ”记者在现场看到,猛烈的撞击导致列车机车头变形偏离轨道,多节车厢倾覆;有的车厢受损严重,被折成“V”字形。 事故路段两旁都是山坡,护坡陡峭,现场有明显的塌方痕迹。

   “撞上塌方山体后,列车头部跳了起来。

   ”一名在现场目击事故的村民告诉记者,列车到达塌方路段之前,已有大量土石方掩埋了铁轨。

   “我打了报警电话!”目击事故现场的村民李丙红告诉“新华视点”记者,他的小孩在铁路附近道路骑车时发现了塌方,便跑回家告知了这一情况。

   他立即骑摩托车赶到塌方附近的桥上,并于11时29分拨打了“110”报警电话。 “我赶到桥上时,看到已有几个人在,大家几乎同时在打电话报警。 没过多久,就看到火车开过来了。

   有人向火车挥舞衣服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 ”李丙红说,虽然第一时间报警了,但很遗憾没能阻止这场事故。 事发前约10分钟拨打的“110”电话为何没能成功预警?经记者多方核实,事故发生前,当地“110”报警平台确实接到了村民电话。

   当地公安机关表示,正配合事故调查组开展调查。

   有当地政府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,确有村民在事发10分钟前拨打了“110”报警。 但“110”电话负责接警的是当地公安部门,不是直接传达到铁路部门,信息中转、调度还要经过多个环节,此刻让列车停下来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 3月30日拍摄的火车脱轨现场(无人机照片)。

   新华社记者李尕摄铁路部门人士告诉记者,一般情况下,铁路巡护人员发现危险后,会通过内部通信设备第一时间联系附近车站,由车站发出指令控停列车。 “新华视点”记者多方努力试图采访列车司机,但未能如愿。 “铁路和地方联动应急体系没太理顺。 ”一名知情人告诉记者,地方公安接警距离事发时间约10分钟,但因为管辖区间划分不明确,且预警信息核实、电话联系、司机制动处置都需要时间,警讯未能起到阻止事故发生的作用。

   业内人士表示,铁路和地方建立的联防联控机制并不完善,尤其是乡镇及以下单位,日常基本没有联系。 一些地方干部表示,普速列车线路维护等工作一般由铁路部门负责,地方很少介入;安全风险如果不是铁路部门自己第一时间发现,往往很难发挥预警作用。

   需加强监控、预警、技术升级一些受访的北京交通大学、西南交通大学等专家认为,在地质灾害频发的季节,应加密普速铁路巡查频次。

   对于经常发生灾害的山区路段,要加强工程治理,在斜坡地带安装传感器和摄像头,并利用无人机技术加强巡检。

   同时,应加强对机车乘务员应急信息预判和处置能力的培训。

   优化列车编组管理,如将行李车挂在机车头后,将发电车放车尾,发挥行李车“缓冲器”作用,降低事故发生时发电车起火等风险。 发现险情的信息未能得到及时处置,是此次事故最令人关注的问题。 专家认为,应尽快完善铁路与地方联动的报警快速反应机制,通过互联网、大数据技术优化信息整合能力,扩大预警网络覆盖面,将信息触角延伸至基层。

   “要建立一个机制,把普通公众目击的信息和所有异常动态都纳入预警系统。

   ”一位专家表示。

   3月31日,工程车辆在T179次客运列车脱轨现场作业(无人机照片)。

   新华社发(陈振海摄)还有一些受访专家认为,此次事故敲响了老旧普速铁路安全保障升级的警钟。 多位专家表示,高铁可以通过全息感知、状态评估、安全防护等信息化技术,及时预警和有效处置一些安全事故风险。

   近年来,新修的高铁开始配备“空天车地信息一体化运营安全保障系统”,并逐步实现无人智能驾驶。 而普速铁路驾驶目前还主要依赖司机目测,沿线维护、巡检也主要靠人工进行,不能确保实时获取灾害信息,预防突发险情。 未来是否能把普速列车全部更换为高速列车,减少类似事故发生?专家表示,高铁并不适合货运特别是重载货运。 作为制造业大国,我国需要用普速铁路运输原材料与产成品。

   同时,我国幅员辽阔,发展不平衡,地质气候条件差异很大,普速铁路在短途交通和满足公益性交通出行方面具备优势,在未来很长历史时期内,中国铁路网还将是高速与普速并存的局面。 因此,专家认为,通过“人防+技防”全面升级,提高普速列车安全防护能力迫在眉睫。

   有专家建议,对标高铁以“端的多能化”,让普速列车也具有一定环境安全风险感知能力;以“网的物联化”,让普速铁路车、线、站等各个系统“万物互联”;以“脑的智能化”,将环境监测结果运用于列车运行控制。 普速铁路和高速铁路同步构造“全局可视、提前预判、主动预警、立体防护”高科技防护体系,铁路运输安全才更有保障。

   (记者阳建、苏晓洲、史卫燕、谭畅)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