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欧美成人电影 > 学科站点 > 体育 > 正文内容

特殊的时日,心灵之河静静地涌淌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4-10 浏览次数:

   2020年伊始,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打乱了我们平常生活的步伐,出其不意地给我们熟悉的节奏按下了暂停键。 在这一个多月的非常态日子里,我们的心灵经历了跌宕和起伏,情感体验与感悟比往常更敏感和丰富。 我们焦虑。

   少出门、勤洗手、戴口罩,却依然面临未知和不确定。

   病毒仿佛无处不在,却又不知它藏在何处。

   现代性的流动性以这样一种方式让我们切身感知到“显性的焦虑”。 萨特说过,“焦虑是自由存在着的意识的存在方式,正是在焦虑中自由在其存在里对自身提出问题。 ”我们恐惧。 “人类最原始、最强烈的情绪就是恐惧。 ”特别是在后真相时代,信息难以分辨,真相的缺席更是制造了恐慌。 或许如加缪在《鼠疫》中所言,“同鼠疫斗争的唯一方式是诚挚”,也让我们记住了约翰米尔顿的话:“一个人如果能控制自己情绪、欲望和恐惧,那他就胜过国王。

   ”我们悲伤。 “时代的一颗尘,落在每一个人头上,就是一座山。 ”那些每天出现在屏幕上的数字,让我们难过、悲伤。 死亡变得那么远又那么近。

   每一个数字的背后,是一个个具体鲜活的生命,是一个个家庭的生离死别。

   哲学家苏珊桑塔格说,“远方的不幸”常会让人产生无能为力的沮丧和愧疚。 我们感动。 在未知和死亡面前,医护人员义无反顾勇敢逆行,用他们的使命与专业,竭尽全力抢救病患者,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。 他们也是孩子的父母、父母的孩子与别人的爱人,但他们更是生命的守护者,“用医术和仁爱,在混沌的暗夜里,为病患点亮澄明的星光。 ”还有许多普通人,警察、巴士司机、社区工作人员、快递员、环卫工人......他们守好了各自的岗位,默默无闻撑起了我们平安的日常。

   正如近代护理学奠基人弗洛伦斯南丁格尔所言:“最伟大的英雄是那些在日常工作中尽职尽责的人。 ”我们记忆。

   我们隔离但并不分离,网络让我们超越了空间的阻隔。

   疫情中个体生命的叙事让我们感同身受,这些个体记忆承载着生命的悲欢离合,也激发着共同体的共同情感。 伦理学家马各利特一语中的:“记忆是维持(人际)浓关系的黏合剂,有共同记忆的群体,才有浓关系,也才有伦理。 ”此外,个体记忆还意在抵抗时代的遗忘,让我们从大事件中反省与审思。

   我们敬畏。 其实,病毒一直以来与人类共存,是自然的一部分,当我们对大自然缺乏敬畏时,它就会在某个时间以某种形式出现。

   我们要保持对良知的坚持,对科学的追求,对专业的尊重,对生命的敬畏。

   正如康德提出的:“有两样东西,越是经常而持久地对它们进行反复思考,它们就越是使心灵充满常新而日益增长的惊赞和敬畏:我头上的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法则。 ”我们珍惜。 疫情让我们回到了生活世界,柴米油盐酱醋茶,每日三餐变成每天必须面对的重要事情。

   世间烟火味,最抚凡人心。

   蒸炒炖炸烤,每一道工序都是与时间的温柔厮磨,渐渐消解焦虑与不安的情绪,也懂得了平常生活的珍贵,“从今天开始,好好吃饭,做想做的事,努力爱身边的人。

   ”“永远太遥远,不如珍惜每一天。 ”我们关爱。

   每个人都不是一个孤岛,我们需要连接,渴望被温柔相待,需要触手可及的温暖。 身边好友分享存量有限的口罩和酒精,香港的友人想方设法雪中送炭,接到快递的那一刻,戴着口罩交接的那一刻,是沉默不语的感恩,是惺惺相惜的守望相助。 爱,让我们有了连接。 尼采说:“我们爱生命,并不是因为我们习惯于生命,而是因为我们习惯于爱。 ”我们慎独。 以前我们的日程塞得很满,要做很多事,要见很多人,突然闲下来,却发现无聊与空虚也是生命不可承受之轻。 如何把每天的日子如常安排,需要我们慎独自律,学会静处,和书籍、音乐、电影做朋友,把独处当作自我的一场修行。

   正如法国诗人加斯东巴什拉说的:“灵魂具有一种内部光线”,透过它,让你看到希望与未来。 ……这个春天,虽然因疫情显得格外凌冽,但自然界并未停止它四季轮回的步伐。 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 南方的初春最让人动容。

   上班路上,我看到老树抽出了新芽,满眼都是嫩绿;微风含暖,拂过脸庞;阳光洒在身上温柔又暖和。 记得《肖申克的救赎》中有一句经典台词:“不要忘了,这个世界穿透一切高墙的东西,它就在我们的内心深处,那就是希望。 ”的确,“万物之中,希望最美”,而“生是当下的希望”和“人是人的未来”!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